首頁 新聞 駐馬店老區

“特等功臣”郭彥生的紅色人生

2019-06-24 16:02 來源:駐馬店網 責任編輯:王歡
發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訂閱《駐馬店手機報》,每天1毛錢,無GPRS流量費。

英雄今猶在,精神永流傳。

烈火見真金,功臣經風雨。

丹心獻革命,青史記軍功。

記者 溫培雅 通訊員 王有震 吉紅霞 文/圖

“有一回打仗,國民黨兵的子彈打掉了我的軍帽,子彈從我的頭皮穿過,流了很多血,我差一點去見馬克思了。”說起戰爭年代浴血奮戰的往事,89歲高齡的“特等功臣”郭彥生老人依然記憶猶新、滔滔不絕。1951年,在廣西大瑤山剿匪戰斗中,他舍生忘死,不怕犧牲,深入匪穴,生擒匪首“反共救國軍”副軍長張敬夫,榮立“特等功”。和平歲月,他隱藏軍功,連年被評為“先進個人”;他曾舍己救人,跳入冰冷的池塘中救出一名落水女童;他經常扶貧幫困,力所能及地給身邊需要幫助的人雪中送炭……他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展示著一個英雄的大愛情懷。

當年老功臣今猶在

郭彥生當年立下特等功,又是怎么回事呢?那是1946年,郭彥生所在的王店游擊隊編入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,出身佃戶常年給地主當牧羊娃的他成了一名光榮的解放軍戰士。那年,他才16歲。他作戰英勇,不怕犧牲,每次打仗都沖鋒在前,身上多處負傷。

新中國成立后,國民黨余部竄入廣西大瑤山地區負隅頑抗。為消滅這股流寇,第四野戰軍受命開進廣西大瑤山。已是共青團預備團員的郭彥生十分活躍,他交了一批瑤民朋友,教他們唱《東方紅》等歌曲,并很快學會了當地方言。那時候,他像部隊許多年輕人一樣,千方百計地搜尋土匪的蹤跡。

一次,一個瑤民的小孩告訴他:“俺這里有土匪!”說者無意,聽者有心,郭彥生當即拉住那個小孩,要求帶他進山找土匪。那天,郭彥生帶領30多個當地民兵,悄悄上山了。4個小時后,他們發現一個山窩里的隱蔽處有燃過火的痕跡。再往上走不遠,他們又發現一棵大樹旁有女人的長發。

憑經驗,郭彥生知道,敵人就在附近。他做手勢向民兵示意:不要出聲。氣氛頓時緊張起來,郭彥生低聲安慰民兵:“不要怕,我有槍,他要是反抗,我就先開槍打死他!”于是,一行人悄悄行進在崎嶇的山路上。

攀至懸崖附近時,他們又發現了明顯的腳印,顯然是剛留下的。這時,郭彥生悄悄把子彈上了膛。突然,一個被亂草虛掩著的山洞露了出來,郭彥生機警地一閃身,借洞口的石頭擋住自己,舉槍向洞內瞄準,口里大喊一聲:“不許動,繳槍不殺!”槍響了,這是洞內土匪先開了槍。這時,郭彥生已基本適應了洞內的黑暗,發現了洞內土匪的藏身之處。他扣動扳機,只聽洞內有人慘叫,還有女人的哭聲。洞外的民兵一擁而上,七手八腳地捉住了洞內的土匪。

捉住一男一女,很明顯是一家人,還有一個年輕女孩,大約有十五六歲。中年漢子捂住受傷的胳膊,支支吾吾解釋自己是商人。郭彥生不信,將其押下山一審,發現這個中年人身份不一般,原來是國民黨“反共救國軍”副軍長張敬夫!當天夜里,軍部電令郭彥生他們:用兩個班的兵力,連夜將張敬夫押到團部。年僅18歲的共青團預備團員郭彥生立下奇功,活捉“反共救國軍”副軍長張敬夫一家的消息很快傳遍全軍。1951年,第四野戰軍司令部批示:給郭彥生記特等功一次。

耀眼的軍功章和鮮紅的立功證明,被郭彥生小心地收藏起來。后來他被提拔為排長,先后轉戰南寧、支援西藏。特別是在1962年的中印邊境自衛反擊戰中,他沖鋒陷陣奮勇殺敵,他所在的五二〇團一營機槍連不少戰士都為國捐軀了,由于他負傷才幸存下來,直到1963年轉業回鄉,都沒有向別人提過立功受獎的往事。

郭彥生在部隊是功臣,轉業回到地方,年年是模范,分管的工作年年拿第一。可他隱功不言功,直到我們采訪時,老人才將塵封60多年的特等功證明和軍功章拿出來,才得知這位89歲高齡的離休老干部竟然是一位赫赫有名的“特等功臣”。

轉業地方成模范

1963年7月,郭彥生從部隊轉業到泌陽縣馬谷田供銷社擔任經理,他恪盡職守,任勞任怨,連年被評為“全縣供銷系統先進工作者”。1982年,馬谷田供銷社設立了圖書門市部,年過半百的他主動請纓,當上了既苦又累的圖書發行員。

為了方便中小學師生和各單位干部職工讀書、購書,每天清晨,學校一打起床鈴,他就開門營業,晚上10點多才關門。

一切為了讀者,他將兩個木箱改裝成“流動售書箱”,掛在自行車的后座兩邊。他跋山涉水,走村串校,把圖書送到田間地頭、學校校園。有一年夏天,楊樓村三里堡組農民楊林在“缺書留言本”上留言,需要一本《千家妙書》。幾天后,郭彥生從縣城購回書后就專門去找楊林。誰知道楊林搬家到河南村的劉林莊。他又不顧年老體弱,頭頂烈日,往返近百里,將書送到了楊林的手中,令其感動萬分。

郭彥生雖然干勁十足,但他畢竟是年過半百的人了。那時候,山區交通十分不便,到縣城都是土路,沒有公交車。有一年秋天,他騎自行車載著100多斤重的圖書返回時,途經一座山嶺,由于勞累過度,突然暈倒在地不省人事,所幸被路人及時相救才化險為夷。

郭彥生每年發行各類圖書超萬冊,年年超額完成發行任務,連年被評為泌陽縣優秀圖書發行員,多次被省、地區授予“模范圖書發行員”榮譽稱號。

舍己救人不留名

1976年9月10日下午,郭彥生騎著自行車,帶著妻子和剛滿月的小兒子郭尚興到縣城東北的白崗村走親戚,當他們走到縣棉花庫附近時,忽然聽到路西側傳來孩子的哭聲,并有人大喊:“救人哪、救人哪,孩子掉到塘里了!”

郭彥生聞訊,顧不上支好自行車,便聞聲跑上前去。這是一個大池塘,塘中有個孩子正在水中掙扎,塘邊圍了一群人,誰也不敢下水去救。情況萬分危急,郭彥生來不及多想,便縱身躍入塘中。塘中的水并不深,可因為救人心切,他連喝了幾口水。他顧不得那么多,游到孩子身邊,牢牢地抓住孩子,用盡全身的力氣將孩子往岸邊推。在岸上人們的協助下,郭彥生終于將昏迷不醒的小女孩救上岸。

這時,一個老太太跌跌撞撞地從北邊跑了過來,抱起渾身是水的女童放聲大哭,熱心的群眾圍上前去照顧老人和孩子。看到孩子已經脫離危險,郭彥生長舒了一口氣,悄悄擠出了人群。

被救女童名叫蘇娟,那年只有5歲。蘇娟的父親名叫蘇保堂,當時是所在村的村委會主任,蘇娟的母親叫邱書芝,正在村里干活。只好讓72歲的外婆來照料孩子。那天,蘇娟與鄰居的小孩一起在大塘邊玩耍,不慎滑入滿是污水的塘中。郭彥生救出小蘇娟時,老人只顧照顧孩子,連救命恩人的姓名和地址都忘記問了。

郭彥生救了一個落水女童的事,除了目睹他救人的妻子外,誰也不知道,用他自己的話說:“救人嘛,應該的,換了誰都會去救的。”他在供銷社踏踏實實工作著,直到1991年離休。

2001年5月,71歲的郭彥生連著幾夜做夢,每次都夢見26年前他跳下水救起女童時的情景。這是怎么回事呢?他把這個夢告訴老伴兒。老伴兒也說:“是啊,這么多年了,也不知道當年你舍命去救的那個女娃是不是還活著,如果她活著,也該成家有孩子了,我們連她什么樣子都不知道呢!”郭彥生就說:“她難道又遇上什么事了?咱去那個村打聽打聽,要是沒什么事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

老兩口悄悄到當年救人的地方找了找,沒找到。26年過去了,變化太大了,當年的池塘沒有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拔地而起的樓房,當年那個小村也已經完全變樣了。

2002年春節的前一天,郭彥生趁進城送圖書的機會,再次來到當年救人的地方,他決定找一個上了年紀的人問一問。26年過去了,當年的中年人也應該五六十歲了。他估摸著位置,敲開一家院子的門。開門的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姑娘,她聽完郭彥生的來意,便扭頭向自己的奶奶詢問。滿頭白發的老人一聽就笑了:“有,有那么一回事兒!那是蘇保堂的女兒!他們一直在找你這個恩人呢!”說話間,把郭彥生領到了隔壁。

為了證明自己的身份,郭彥生夫婦向蘇保堂夫婦出示了他的工作證和身份證。蘇保堂夫婦聽完,激動萬分,妻子立即進了廚房,為恩人打荷包蛋;丈夫則陪恩人坐下,敘說這么多年來四處尋找恩人的事。盡管兩人千恩萬謝,再三挽留郭彥生夫婦吃飯,可郭彥生還是拿了一張蘇娟的照片匆匆走了。知道蘇娟已長大成人、結婚生子了,生活得挺好的,他就放心了。

悉心照料病妻和哥哥

1991年郭彥生離休后,一身傷殘的他不愿在家享清福,便在家門口擺個地攤,賣些圖書文具,且全部優惠銷售。

天有不測風云,人有旦夕禍福。1993年初,他的妻子患腦梗塞,雖經醫院全力搶救,還是變成了植物人。郭彥生每天數十次為妻子換洗尿布,一有空就陪妻子說話。妻子不能張口吃飯,他就讓醫生從其鼻孔里插個胃管,一日多餐,用注射器將調配好的營養餐慢慢推入妻子的胃中。有時妻子睜開眼睛,他就打開電視機讓其聽聽戲曲、看看節目。

一開始,醫生就對他說:“老郭啊,你得有個思想準備呀!你老伴兒如果伺候得好,最多也是活個一年半載。”然而,在郭彥生的精心照料下,妻子的生命竟奇跡般延續了16年,直到2009年2月,妻子才合上了雙眼。

郭彥生的哥哥郭彥成家住農村,孤獨一人。2005年春天,83歲的哥哥不幸患肺癌,發現時已經到了晚期,一病不起。郭彥生傾其所有為無依無靠的哥哥治病,僅醫療費就花去5萬多元。

前些年,植物人妻子躺在西間,臥床不起的哥哥住在客廳。每天夜里他起來十幾次,輪換給兩人換尿布,從未睡過一次囫圇覺。他為哥哥端屎端尿,一日三餐把飯菜送到哥哥的病榻前,直到2010年底哥哥去世。

日行一善獻大愛

“小時候父母給人家種地,我是個放羊娃,是共產黨救了俺全家。”郭彥生天生一副熱心腸,他說,“我就是見不得別人有災有難。”

“在同事的心目中,在左鄰右舍的眼里,郭彥生就是一個‘大好人’,特別是上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,那時候老百姓日子不太好過,哪家沒有錢去買鹽、哪家揭不開鍋,誰家里有病人、誰家小孩上不起學,只要郭彥生知道了,就會毫不吝嗇地解囊相助,從來不求回報。”馬谷田鎮衛生院退休醫生王家甫這樣評價郭彥生。

“文革”后期,郭彥生到泌陽縣的高邑公社佘洼大隊紅土溝生產隊包隊3年,莊上40多戶人家,戶戶都接受過郭彥生的資助。劉國旺的母親和隊長范毛毛的母親均得癆病多年,都因為家里貧困無錢吃藥。郭彥生當時上有年邁的父母,下有年幼的孩子,月工資僅有68元,可他3年中先后多次給這兩位老人送去治病救命的錢。

10年前的冬天,馬谷田鎮郭崗村老盆河的郭遠禮由于下紅薯窖里放置過冬的大白菜,不小心將腰椎摔斷,郭彥生相繼給其送去現金2000多元,解決了他的燃眉之急。

戰爭年代他舍生忘死,青史留名;和平年代他扶貧濟困,傳遞真情。他忘記自己的英雄身份,唯獨沒有忘記一個軍人的本色。但是,歷史不會忘記,時代不會忘記,他幫助過的人更不忘記。

責任編輯:王歡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
  • 點贊

  • 高興

  • 羨慕

  • 憤怒

  • 震驚

  • 難過

  • 流淚

  • 無奈

  • 槍稿

  • 標題黨

版權聲明:

1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駐馬店網”的所有作品,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,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駐馬店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2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駐馬店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其他個人、媒體、網站、團體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站注明的“稿件來源”,并自負相關法律責任,否則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3、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。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三张牌比大小